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信息公开 > 党建工作 >
亚星政府违约风险与银行违约风险的“边界”

    亚星在防范银行违约风险向政府传染方面各国政府实践有所不同,基本共识是建立制度框架,不断加强政府识别、度量、监测、评估、报告银行体系风险的能力,将政府对银行的支持保持在一个合理范围内。从已知的情况看,银行业资产快速扩张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联性非常强,银行贷款占GDP比重越高,银行持有的政府债务越高,银行向政府传染风险越大。银行的资本缓冲和估值越高,传染风险越小。各国不乏银行业曾经历了快速扩张后经济陷入深度衰退的案例。基于这一点,在银行业快速扩亚星张时期需要金融监管部门与财政部门信息共享,及时识别和评估银行违约风险对公共财政和债务可持续性的影响。高负债政府面对银行业危机时举债空间已经很小,在政府形成高负债之前应该特别小心信贷与GDP缺口、贷存比、银行资产与GDP比例以及银行对外融资水平指标的变化,这些指标与政府财政风险密切关联,也是度量政府财政风险的“风向标”。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之前,GDP增长预测和银行资本缓冲状况成为识别银行风险向政府传染的重要决定因素。危机期间,财政基础较好而亚星且银行相对安全的国家表现远好于其他国家。事后看来,来自金融部门的公共债务风险在风险爆发之前没有得到充分识别和评估,有些国家对于金融部门形成的隐形或有负债没有进行过评估,更不用说开展压力测试了。直到危机来临,才发现政府公共财政还有一块需要补的窟窿。

为了预防政府债务落入不可收拾的陷阱,需要对政府财政或有负债风险开展早期识别,此项工作高度依赖政府财政的透明度。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的那样,“财政透明度有助于突出财政前景的潜在风险,亚星由此财政政策可以较早、较为顺畅地对变化的经济状况作出反应,因此降低了危机的发生率和发生后的严重程度”。有了透明度高的数据,对包括银行业杠杆水平、或有负债规模、银行持有国内债务总量、融资结构等在内的政府或有负债进行分析,估计出政府或有负债的预期成本及在一定发生风险概率下政府承担的最大成本,才有可能精准识别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尽管有可能对政府债务进行预警,但政府违约风险与银行违约风险完全隔离是不可能的。只能依赖投资者对政府亚星违约风险进行合理定价,进行风险转移,为此就需要政府违约风险和银行违约风险之间一定程度的分割。外部评级公司对一国的主权评级反映了该国政府对银行的显性或隐性支持能力。政府信用高可以提升本国银行的信用,反之意味着对本国银行支持能力减弱。在市场正常时期,政府对银行显性担保的作用可以通过观察政府担保的银行债券收益率和无担保的高级债券收益率两者差额得出。在市场动荡时期,政府评级下降是该国银行评级下降的重要驱动因素。1998年2月到12月,俄罗斯亚星主权信用下降了7个级别,俄罗斯主要银行存款评级也相应下降。2000年9月到2002年12月,阿根廷主权信用下降影响了主要银行存款评级。2010年,欧洲五个发达国家中2/3的本土银行在其政府信用评级降级后6个月内也遭到降级。银行遭到降级后股权融资成本就会上升,对股权收益率带来负面影响。从银行自身评级和政府支持后的最终评级两个结果对应的借款成本之差,就可以推断出政府隐形担保的价值。政府违约风险增加,隐形担保的价值就会下降。

从预防行动上看,在信贷周期繁荣阶段要采取逆周亚星期的财政规则,建立财政缓冲(Fiscal Buffer),特别是要小心与信贷繁荣相关的房地产税不可持续。税收政策上不宜刻意对政府债务融资进行税收激励,防止在信贷繁荣阶段政府债务融资激进扩张。为减轻公共部门融资对银行体系的依赖程度,避免产生政府债务永远可持续的错觉,监管机构应该监督银行对政府风险暴露的总量,确保银行稳健的资本水平,防止政府违约造成国内传染和跨国传染。从处置行动上看,政府债务危机发生后,投资者对银行持有政府债务的态度会变得非常审慎,会极力规亚星避那些对政府风险暴露大的银行。此时要保证银行充分披露政府风险暴露相关信息,避免市场过度反应。政府违约风险上升会降低国债在回购市场、央行再融资、场外衍生交易和抵押债券方面作为抵押品的能力,监管机构应督促银行体系不断提升在政府违约风险冲击下的流动性水平,也应考虑建立灵活操作的程序,保证在紧急情况下接受各种抵押品,向各类交易对手提供流动性,缓解危机期间银行即刻的流动性压力。为防止信用风险向央行过度集中,需要设立审慎的抵押品折扣,亚星对于不同类别抵押品设定集中性限额。为了缓解道德风险,应该考虑实施更严格的监管政策,使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恶化程度降到最低。在场外衍生产品市场上为缓解政府违约风险传染,增加使用中央交易对手,降低政府和银行之间的双边暴露,或者在国际掉期与衍生产品总协议下实施双边信用支持附件(Credit Support Annex),都可以降低交易对手信用风险。

全球金融稳定依赖每个国家的财政健康状况。深化资本市场开放,可以增加投资者对银行经营的约束,减少银行过度承担政府违约风险,降低银行亚星和政府违约风险之间的关联性,缓解政府信用恶化对银行体系的冲击,但要防止银行资产规模且国际业务体量超过本国政府的支持能力。冰岛银行体系在2003年-2008年间跨境资产扩张速度惊人,资产规模完全超出了冰岛政府支持的能力范围,发生金融危机后冰岛政府爱莫能助,只能恳求欧盟出手救助。银行跨国经营带来的风险传染会放大金融危机冲击波,在强化本国对银行的处置能力,保持跨境运作处置策略和跨境损失吸收能力一致,提升母国和东道国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危机管理能力方面,各国只有持续合作,才有可能处理好金融危机的跨境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