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投资园区 > 重点企业 >
亚星数字政府的“6个1”路线图_让业务数据融合成为新模..._知乎_

1998年1月,“数字地球”亚星的理念首次被提出。之后,“数字国家”、“数字政府”、“数字城市”等概念相继出现。

数字政府的概念则诞生于智慧城市之后,是数字中国大背景下,政府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最终表现形式。数字政府,是促进政府改革、社会创新发展的牵引力,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推动力。

我国在推动管理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进行转变,这其中的关键就是政府的数字化。事实上,在过去政府行业信息化走过的30年历程中,在电子政务、智慧政务,政务云等几个阶段,进行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化服务建设。

亚星但随着新技术的层出不穷,云计算、大数据、5G、人工智能等技术正推动整个社会的智能化发展,过去几个阶段建设的数字孤岛,显然已经不能满足数据互通互联的智能化应用,数字政府的建设也是迫在眉睫。

8月25日,在2019智博会系列峰会—“浪潮云数字政府高峰论坛”上,浪潮集团董事长兼CEO孙丕恕,对数字政府的建设提出了全面的解读,从数字政府6个“1”的方法论,再到“业务流程再造”,为数字政府给出了全新的路线图。

6个“1”是建设数字政府的方法论

首先,过去对数字政府的建设,主要源自政务云和电子政务,亚星相对缺乏一个全局性的方法论。那么孙丕恕提出了数字政府建设的“6个1”,即“一朵云(云计算)、一个数(大数据)、一个网(一网通办)、一个口(城市服务门户)、一个运营商(智慧城市运营商)、一个生态(智能产业生态)”,通过布局“云+数”一体化架构,提升平台能力、数据能力和服务能力,为政府和企业数字化转型建设提供支撑。

其次,数字政府的定位,是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支撑,重塑政务信息化管理架构、业务架构、技术架构,通过构建大数据驱动的政务新机制,来优化调整政府内部的组织架构、运作程序和管理服务,并形成“亚星用数据对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服务、用数据创新”的现代化治理模式。

孙丕恕认为,“数据是数字政府的基础。但数据并不等于数字化,如何通过云平台管理数据和善用数据,这是建设政府行业的数字化是一个关键。”

第三,过去的政务信息化、电子政务的建设主要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缺乏对数字政府的整体流程的通盘定位。而浪潮则认为:数字政府关键在流程再造。

所以,针对数字政府6个“1”中的“一网通办”,浪潮认为其是数据共享的目的,而流程再造则是其核心。同时,浪潮提出了亚星流程再造的“四通”模式,即“组织通、流程通、数据通、一手通”。具体而言,“组织通”是指要明确牵头部门,统筹协调推动;“流程通”是指实现业务流程优化与再造,要果断废止不合时宜的规定;“数据通”是指要打通政府数据,支撑流程再造落地;最后“一手通”则是实现一部手机即可实现办事通。

第四,政府向服务转型的关键是模式创新,也就是说数字政府需要一个运营模式的路径来进行建设。浪潮应该是业界首个提出向云服务、大数据、智慧城市新三大运营商转型的企业。

对数字政务的运营服务,浪潮也提出“资本+技术”亚星的本地化运营模式,以城市为“营盘”,按照“规划、投资、建设、运营”四部曲推进云服务运营、大数据运营和智慧城市运营,拉动当地的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让数字经济的成果能够得到广泛共享。

从6个“1”的一体架构,到数据基础的聚焦,再到流程再造的核心塑造,最后以运营服务作为落地结果,浪潮用这样这一套方法论,将数字政府的完整生命周期做了完美的诠释。

业务中台能为数字政府带来什么启示?

在本次高峰论坛上,浪潮云正式发布了 GOP 平台,它创新了传统信息架构,将技术、数据、业务融合,亚星并基于政务服务业务构造知识引擎对“数据”进行深度加工,以产生新业态主动服务社会需求。我们很容易从GOP平台的身上看到中台的影子。

我们知道,“中台”的本质就是平台,也是平台的平台。但这个平台并不是用来提供服务,而是沟通前台的业务部门和后台的支持部门的桥梁,所以被称为“中台”。

马歇尔·埃尔斯泰恩在《平台革命》中,将平台企业内部的这种平台化结构称为“嵌套平台”。当一个企业平台成为了“嵌套平台”,那么新业务和新服务的上线,就无需推倒重来,而是变成了简单的加减法。亚星这也是中台的魅力所在。

正是因为中台为业务带来了敏捷、实时、共享以及更低的创新成本。一些互联网巨头纷纷投入了中台的怀抱。

比如阿里巴巴的中台战略,成立了“共享业务事业部”, 使之沟通了前端的业务部门和后端的云平台。不仅极大提升了阿里云内部各部门之间的协调,也促进了内部各部门间在数据、资源、等方面的共享。所以,阿里云的中台简单说就是“小前端+大中台”的架构,通过业务中台和数字中台的双中台,将技术和业务能力沉淀出一套综合能力平台,具备了对于前亚星台业务变化及创新的快速响应能力。

在互联网派系中,除了阿里云,腾讯云也在2018年的架构调整中,将中台战略纳入了未来的发展规化。而传统企业对中台的建设在业界也不少见。比如海尔提出了“平台经营体支撑一线经营体”的转型目标。构建了“人单合一”、“用户付薪” 的创客文化,这等于是海尔的组织中台。再比如华为有“让听得到炮声的人能呼唤到炮火” 的企业战略,典型的大平台支撑下小前台的作战策略。

我们可以从这些中台先行者身上找到,中台的价值和共性:首先,强大的中台是敏捷的亚星前端的前提,降低了业务创新的成本;第二,中台可以为内部提供共享的技术和数据;第三,中台,可以减少沟通成本,提升协作效率,让任何新的服务,都俱备数字化的核心能力。

那么数字政府是电子政务发展的高级阶段和必然阶段,数字政府阶段的主要特征是“数据业务化”,要解决当前政务服务业务创新速度落后于社会需求的问题,需要推动数据和业务的融合,更大地发挥“数据”价值,显然建设业务中台,让数据活起来,让服务的创新加快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首创“业务中台+数据后台”的新模式

亚星对中台的理解,浪潮云是从数据与业务结合的角度作为了切入点。

在浪潮云看来,“业务数据化”是经过时间积累“数据”量的变化,如何带来质变,是政务服务信息化发展到第四个阶段的考量。这一阶段可以称为“DT化”:政府与公众之间的信息壁垒消除,数据与业务融合成为驱动服务创新的核心要素。从业务数据化到数据业务化的表面是业务模式的改变,但实则是“数据加工”深度的拓展。

在我看来,政府数据的价值与传统意义上的消费数据有明显的不同。消费数据的核心在于行为分析,并以此为亚星依据来打造更符合消费行为的应用。而政府数据的深加工,本质上是为政府管理者提供决策的。

所以,浪潮云提出了“服务前台—业务中台—数据后台”的三层架构体系。其中业务中台是核心,它不单是一个技术支撑,还融合了知识智力支撑,是整个体系架构的“智慧担当”。区别于时下“数据中台”的认识,浪潮把数据下沉,搭建起“数据后台”,为“业务中台”提供原料。后台有了数据原料,中台有了业务智慧,前台就可以专注灵活地提供各种服务。

这显然与阿里云等互联网公司打造的业务、数据双中台的理解是不同的。亚星阿里的是通过业务中台,实现了后端业务资源到前台易用能力的转化。而通过数据中台,从后台及业务中台将数据流入,完成海量数据的存储、计算、产品化包装过程,构成企业的核心数据能力。

很明显,政府行业不具备互联网公司那样优秀的数据处理能力,同时政府提供的民生应用也不完全要求,互联网应用的数据实时性,优先保证数据的互联互通,并在后台发挥力量,这是浪潮云通过多年对政务行业的理解,而定义的全新架构:业务中台+数据后台。

客观的说,浪潮云提出的“服务前台—业务中台—数据后台”的架构体系是对技术、业务、数据的高度融合,是整个数字政府的核心和驱动力。而“业务中台”的出现能够让数据更加“懂业务” ,基于政府业务的知识库对数据进行深加工,源源不断地输出各种业务优化,为各项

决策提供依据,这就是数字政府建设“业务中台”的价值所在。

总结而言,数字政府作为政府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方向,它的建设无疑关系到国计民生。浪潮对数字政府总结的6个“1”是一套标准的建设路线路,而在此基础上提供业务中台+亚星数据后台的全新架构,应该会成为数字政府建设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参考范式。